广元论坛-大话利州

  • 0839-3221258
  • 打造川北地区最大的生活互动直播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981|回复: 1

[杂文] 我的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11-16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坐在堂屋里,我拿起手机,也只是看了一下时间,又无趣的将手机放回了衣服兜里。
  已经是凌晨1点了,我伸出脖子,可以看到母亲正与同村过来帮忙的村妇们一起在厨房昏暗的灯光里忙碌,准备着明天的食物,能够听到她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但自始至终,我也没有听到母亲说一句话,我既盼望着能够听到她和她们聊上一两句,却又害怕听到她和她们聊上一两句,那样我似乎就能认定,她一点也不悲伤。院子里拉了线,挂了一盏灯,可以看见荒凉的院子杂草丛生,那只陪伴了我整个小学的狗子,此刻正静静的躺在院子里,它一动不动,自从我辍学离开家后,在回来,就发现它已经成熟到再也不想在粘着我跑跳了,“真是只懒惰的狗子!”我想,但我不想去打扰它,或许他也不能陪伴我多久了,就随它任性吧,想要睡到几时都可以,对我摆脸子,也可以。
  山村的夜晚,很冷,缩了缩鼻尖,我回过头,拿起一张纸在蜡烛上点燃,然后放入火盆,看它慢慢燃烧,熄灭,我什么也不能做了,只能自欺欺人的不停烧纸钱,但愿父亲在另一个世界不会缺钱。
  我望向他,他睡的笔直,身上是被阴阳先生换上的长衫,一层又一层,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布鞋,头发也被剃了,缠着黑色的布裹,脸被用纸盖住,让人们无法看见他的脸,说实话,我很怕看见他的脸,那一定是一张不甘、不舍、不忍、的脸。他这样子不怎么好看,就像他在世的那时候在我眼里的形象一样,让我喜欢不起来,可是相比此刻,我却又宁愿他还是那个可以骂我不孝,可以和我吵到砖头相向的父亲。
  一夜未眠,我又有什么脸面还能睡的着。
  那日下午,母亲打电话说他已经睡了整个下午,怎么也叫不醒,好像不太对劲!我皱着眉头骂骂咧咧,“又装,别管他。”几分钟后母亲再次打来电话:“你快回来吧,你爸真的不行了!”挂掉电话,我气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总是以这种借口骗我不得不回去,然后在与他大吵一架后我甩手走人终结,平复情绪后,我不情愿的往回赶,嘴里碎碎念着“还有完没完,每次都是这一套!”。
  得知他已经在镇上的小医院,我到时,他正躺在简陋的病床上,我听到他在大声的呻吟,瞬间我似乎又有些心急,担心他会真的出什么事,我从没想过这样的后果,我去找医生,医生说他只是酒喝多了,瞬间,我的担心转化为了愤怒,愤愤的等着他醒酒,因为我还得在第二天准时上班。凌晨12点左右,医生突然说情况不妙,建议转院,我一边在心里问候着这些该死的医生为什么现在才发现,一边随母亲坐上救护车去了城里的医院,一路上我都踹踹不安,怕不会真的出什么事,怕这个不富裕的家庭承担不起或许会很高的医疗费,而事实也证明,我的担心确实是正确的,医生告诉我们生存的机率仅为百分之一,而这百分之一也只是植物人,我站在ICU门口向里张望,看到他插着氧气,身边围着医生不停的在忙碌,母亲不停的哭泣,我走过去,顿了顿,问母亲想要怎么办,ICU恐怕我们是无力负担的,哪怕是仅仅维持明天一天。母亲哭着向你的兄弟姐妹借钱,意料之中的一无所获,“我去把家里的牛卖了,粮食也卖了!”母亲红着双眼,“能卖多少钱!够他明天一天的ICU吗!他的兄弟姐妹不愿帮助他,而我们也无能为力。”我说,我的心中充满着愤怒,愤怒他们似乎都忘记了曾经父亲对他们的帮助。愤怒我的一无所有,愤怒这世间的人情冷暖,愤怒没有钱去救你的那一刻的尴尬!于是您被推出了ICU,我看到你的眼角落下了泪。大概你已经知道了从里面被推出来意味着了什么了,意味着我们放弃了你,意味着您哪怕不甘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父亲,我无能!不敢奢求您的愿谅!!
  几天后,他走了,办完葬礼,在家陪了一段时间母亲,我便离开了这个荒凉的山村,而母亲也人生中第一次出门去找了一份工作,她不想离家太远,尽管那看起来再也不像个家了。
  几年后,我结了婚,慢慢的也从悲痛中走了出来,为人了父母,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孩子的调皮,婆媳的不合。母亲还时不时提起您,回过头想想,我理解了当时您的那些苦,那些无理取闹,生活本身的艰苦并不足让人畏惧,真正让人垮掉的,是人心的寒冷。亦如他们的忘恩,我的不理解。
  我会好好照顾母亲的。愿安!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